CHINESE ENGLISH Hubungi Kami

TOP

廖建裕:印尼反“阿学”的政治暗流
2016-11-23 16:55:49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 【 】 浏览:3897次 评论:0

11月4日反雅加达首长钟万学(简称“阿学”)的大示威,是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上台后面临的最大的挑战。这起事件余波未了,还有人准备在11月25日再次发动大示威。佐科总统与副总统尤索卡拉呼吁他们,取消当天的游行示威。

表面上,反阿学的游行示威,是印尼回教团体不满雅加达首长“亵渎回教《可兰经》”引起。然而,熟悉雅加达政治的人都知道,这是以佐科及阿学为首的改革派与以普拉博沃及尤多约诺为首的保守派之间的一场搏斗。保守派为了阻止改革,利用敏感的宗教与种族问题,企图击垮改革派。

钟万学在2014年当上雅加达首长,并有意在2017年连任。在阿学还当雅加达副首长时,与当时的雅加达首长佐科合作无间。他们推行改革,改善行政,罢免贪官,疏通河道,颇有成绩。后来佐科出任总统,阿学接任首长,充分发挥其才能。

然而,阿学敢怒敢言,措词强烈,言谈中常得罪人。由于他在小学以及初级中学念回教学校,所以在谈话中常引用《可兰经》经文。身为华裔基督徒的他,这决不是上策。

佐科与阿学代表的是新势力,他们并不属于印尼寡头政治的成员。他们有意改善腐化的旧制度,所以触动了现存旧势力的神经。保守派正在等待机会将改革派击败,而即将在2017年2月举行的雅加达首长选举,为他们提供了这个机会。

保守派逼阿学让路

今年9月,雅加达首长选举战掀开序幕。除了印尼斗争派民主党(PDI-P)以及戈尔卡(Golkar)支持的阿学—查罗特组合,还出现两个新的组合:即普拉博沃的大印尼运动党(Gerindra)及繁荣公正党(PKS)支持的阿尼斯及桑迪阿加,以及民主党(Partai Demokrat)支持的前总统尤多约诺的儿子艾哥斯与西尔维娅娜的组合。这两个代表保守派的新组合,将尽力阻止代表改革派的阿学参选。

原因何在?

普拉博沃已经没有太多的政治资本,角逐2019年的总统选举。但若他的人选能够在这次雅加达首长选举中获胜,那么他在2019年的总统选举中,还可以大展拳脚。

前总统尤多约诺下台后,也要保护他的既得利益。但是,民主党实力薄弱,他的继承人及儿子艾哥斯年轻且知名度不高。尤多约诺想通过这次首长选举,让艾哥斯坐上雅加达首长的宝座,以提高知名度。

然而,由于阿学—查罗特的组合胜算很高,因此另外两组候选人必须先除掉阿学。对普拉博沃以及尤多约诺的儿子而言,这也是为2019年总统选举做好准备。因此,对于他们而言,阿学必须退出选举。

9月27日,阿学在印尼“千岛地区”与回教民众对话。在长达一个小时半的演讲中,对话非常顺利。虽然阿学在谈话中引用《可兰经》“筵席篇”的经文,说有人“用此经文来愚弄人民”使阿学不能连任,但当时也没人提出异议。

然而,有一名叫卜尼·亚尼的某学院讲师,将阿学的的录像剪接,把“用”字删除,变成了《可兰经》经文“筵席篇”愚弄人民。这个录像就像烈火燎原,很快传遍社交媒体。其实,在社交媒体中,阿学的原录像带可供对照,但是并不能消除“印尼回教世界”对阿学的愤怒。这些政客通过社交媒体一口咬定阿学“亵渎回教”,应该马上下台,并接受严格处分。

剑指佐科

其实,这些既得利益曾经尝试阻止阿学与佐科上台,但是没能得逞。然而,他们并没有罢休。“土著主义”政党在佐科上台后开始出现,回教党中也开始传播反异教徒以及华人的宣传活动,尤其以“回教捍卫者阵线”(FPI)最为猖獗。

回阵是在苏哈多倒台时,军人培育出来的工具,但是事后逐渐壮大,各既得利益者都在一定的时候利用回阵,致使它变成一股不能完全受控制的“科学怪人”。

自阿学当雅加达首长以来,就与回阵势不两立。可是,回阵有既得利益者的保护,所以政府不能将之清除。在这次倒阿学的“运动”中,回阵混在其他34个的回教组织当中,掀起了名义上打倒阿学实际上针对佐科政府的政治活动。

在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中,佐科不能禁止以回教组织为主的“和平示威”,但是佐科政府心里有数,事先已经做了一定的防备。

在示威爆发的前一天,佐科已与普拉博沃取得共识,要求他不参加示威活动,他虽答应,但推说其手下仍会以个人身份参加,显然是耍两面人的手法。前总统尤多约诺更是唯恐天下不乱,声称示威是很自然的事。

有人高喊“粉碎支那人”

既得利益者都希望从中获取利益。其实,这多少已经决定了和平示威可能演变成为武力冲突的可能性。

在游行示威中,有些群众大喊口号,不但要阿学下台,也高喊“粉碎支那人”(Ganyang Cina)的口号,以散布仇视华人及异教徒的言论。

这个所谓的自发活动,其实是有人在背后精心策划。许多示威者来自外地,甚至是外岛,他们的衣食住行都有人照料。

同时,所有的回教堂都敞开大门,供这些人居住,连印尼大学回教学联(Himpunan Mahasiswa Islam)也积极参与,在雅加达市内的车辆也有人包办。属于温和派的回教传教士联合会(NU)以及穆罕默德迪亚(Muhammadiyah)曾号召会员不要参与示威,但可能有些还是参与。

这次的示威活动,回教代表由印尼副总统尤索卡拉接见。卡拉答允将在两周内审查有关阿学“亵渎回教”事件。本来示威可告一个段落,但是有些示威者却余兴未了,掀起了局部的暴动,有的甚至转移到国会大厦,试图占据国会以重演1998年的事件,但是不得要领。零星的暴动很快就受到控制。佐科总统之后发表文告,说明这次的暴动有政治黑手参与,并表示证据充足时会加以公布。

11月16日,印尼警察公布初步审查结果,阿学已经被定为“亵渎回教事件”的嫌疑犯,他的案件将交给法庭处理,即将开始漫长的法律程序。但是,阿学还没有被定罪,他依然可以在明年2月参加首长选举。既得利益者有点惊慌失措。

如果阿学还能参选,对既得利益者非常不利,因为他们不能在有关贪污以及改革的问题上与阿学代表的改革派争长短。他们唯一有效的工具就是“宗教与种族”问题,而他们不太可能轻易放弃使用这个工具。

作者是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资深访问

研究员 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兼任教授

表面上,反阿学的游行示威,是印尼回教团体不满雅加达首长“亵渎回教《可兰经》”引起。然而,熟悉雅加达政治的人都知道,这是以佐科及阿学为首的改革派与以普拉博沃及尤多约诺为首的保守派之间的一场搏斗。保守派为了阻止改革,利用敏感的宗教与种族问题,企图击垮改革派。

责任编辑:chenmingyue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驻印尼使馆公参王立平吁关注中印.. 下一篇印尼华文教学中出现的严重问题